服务热线:020-3587334

分分快三下载安装

灰喜鹊(刘聪震散文)

 灰喜鹊我过去并不认识,这种鸟是我来城市里之后才结识的,确切地说它们是我在关中平原上才见到的一种鸟儿。这种鸟儿系中等体型,冬去春来,好像也并不是什么留鸟。在一些古木参天的公园和一些像园林一般景致的高校校园区里,这种鸟儿是非常常见的。由于它们生活在城市,所以它们并不怕人。
  这灰喜鹊长得有些像蓝鸦,但与蓝鸦绝对不是一个品种。它比喜鹊小,比蓝鸦更小。从体型上看,灰喜鹊既没有蓝鸦大,也没有蓝鸦的尾巴长,蓝鸦是要在当地越冬的,可灰喜鹊却并不。而且这灰喜鹊还有着小赖皮的个性特点,这一点是同科的别的鸟并不具备的。我记得前几年在一个大型工厂的生活区,我看到很多灰喜鹊闹腾的很厉害就伸手吓唬了它们一下,结果居然就惹恼了它们。我呆在哪里它们就追踪到哪里,它们呱里呱啦乱叫着详装对我发动攻击。它们是很记仇的,于是我就只好离开了那个树木非常茂密的广场。
  不过,现在嘛——哈哈,我是要告诉你一个惊人的好消息了,在我目前所居住的这个小区里是有一个灰喜鹊的巢了呢。这巢,它就建筑在我厨房正对面过去六七米远的那棵红椿树上,现在我每天都能看到很多灰喜鹊在我们这个小区里萦绕与活动。呵呵,一想到它们的热闹,我心里就美滋滋的。因为我觉得我是能够掌握一种鸟的秘密了。呵呵,这是多么的神奇的一件事啊,现在的这棵红椿树对于好奇的我而言意义是变了,我一到厨房就觉得那枝叶繁茂的红椿树里拥有着无尽的神秘。那树非凡充实的而丰富无比,似乎它是能给我一种底气的!
  当然,我的这种感觉别人是不会有的,也是无从体验的。当我将自己发现灰喜鹊与它们窝的事告诉给孩子,工作了的女儿们尽皆木然;我又将灰喜鹊做窝以及它们新近发生的惊险故事告诉给妻子,妻子也无惊喜与回应。可这都没有关系,这并不影响我的情绪。我似乎又回到了丛林,又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时代对山林、对森林的依恋之情状。对啊,我是好很兴奋的。我的厨房是往北10米,就是另一栋楼的南缘。而这棵红椿树其实是更靠近对面的那栋楼房的,它距离对面的楼也就两三米远。这灰喜鹊的窝就建在对面楼房第四层偏上的位置——它是于一个在数年前就被风吹断了粗树枝的断茬那里,尽管断枝还挂在树上,而断茬处则是长出了许多新的小枝桠,去年我就觉得那里恐怕是做了一个鸟窝的,但是没有——也许那是什么鸟在那儿动了头做了一点点又放弃了吧,总之今年是灰喜鹊看中它。这个处所的确非常稳妥与隐蔽!这是一个树的枝叶茂盛区,现在红椿树的树叶长大了,我从厨房已经无法看到它们的窝了。
  这鸟窝给我以希望似的,就像自己于室内和阳台养花,多多少少总给自己一些期待。我是住在顶层的六楼的,这棵树的树冠的最顶端其实也正好是长到了对面楼顶的那个位置。我是曾担心对方的那个窗户的人家要是有小男孩儿,会不会也发现鸟巢并骚扰这窝的(现在看担心的多余的,鸟在这里绝对不会被人伤害)。这灰喜鹊,总是在房前屋后咯咯嘶鸣,有时候也在红椿树上像燕子那样呢喃不断,通常还能引来更多的同伴在这前后左右停息。鸟是诡秘的,你没有发现它们时,就什么都注意不到。一旦发现了,似乎就有所不同,我在半月前看到红椿树刚刚发起嫩芽的时候专意拍摄过这灰喜鹊和它们的巢的,其时我发现灰喜鹊做窝居然是公开的,这真是出自我的意外。现在我估计它们是正在产蛋了,也许它们现正在卧巢孵蛋呢。预计一个月以后它们就会非常忙碌的喂食幼鸟,而再过些日子幼鸟长大,它们就都会离开这里。可是会不会是这样的顺利,我是不得而知。因为意外并不是来自于人类,这灰喜鹊在它做窝的时期就曾发生过一场“重大的意外事件”——
  那一天,我听到灰喜鹊紧急的呼叫声,而且鸟的数量很多。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赶紧到厨房向下看,发现很多灰喜鹊在对面楼层的一二楼交界的位置,又飞又叫,很快我看到一只大白猫嘴里叼着一只灰喜鹊,猫像一只豹子那样悠然的走在一楼地面上那两米来高的围墙上面,它走来又走去,显然猫是因为离地面高,多次想往下跳去而不敢跳。我急紧取了相机跑到我楼下三楼那里给猫拍了几张照片。看来凶猛的灰喜鹊无疑是想抢回那个同伴的,但那个同伴无疑是早已毙命了。我发现这灰喜鹊是多么的无奈,它们只是威吓猫而已,也不敢真正发出攻击的——毕竟它们不是猛禽类的。我想如果它们能够像蓝鹊那样更勇敢些的话,采取此起彼伏直扑猫发动攻势那也会有效的。可是它们的飞行速度很慢,这恐怕根本不是猫的对手,大抵灰喜鹊心里也明白。是呀,如果猫的嘴里没有衔东西,你发动这种进攻等于是送死。因为猫可以腾空捉鸟的。在我下到一楼准备更进一步接近猫时,猫发现了我它叼着猎物下定决心终于跳下去了。估计它跳的那里就是自己的家。是的,在这个位置猫在无负重物之时,那是可以轻易跳上跳下的。在当我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准备到别处去时,刚走到垃圾站小房子时,一直灰喜鹊在它潜伏的女贞树上对我一声大叫,真吓了我一跳。原来它对我也是巨大的不满啊。唉,这灰喜鹊真是!难道它们还能记起我那一年逗惹了它吗?我觉得,灰喜鹊真是要比喜鹊胆大得多了。这种家伙我估计你人要是接近它们的巢时,它们估计是比蓝鹊还要凶猛得多的。
  只是,这灰喜鹊我发现它们是常在地上觅食的。这举动的确危险。这是在城市,家猫是很多的。而猫们伏击的本领甚高,它们捉鸟似乎是游戏,也好像不是。它们在这住宅小区那已是绝对构成了对鸟的威胁,尤其是中大体型的鸟。当然,这里就像野外一样照样也充满着大自然的法则。前天是周六,我女儿又在家,当我听到很多灰喜鹊又在紧急的呼叫,非常吵杂。我就说猫是一定又捉到灰喜鹊了,女儿说那是没法办法的事情。我就又拿了相机下到四楼,这时就发现那只白猫嘴里没有叼东西,估计它是这里搞伏击被灰喜鹊发现了吧,或者它仅仅只是在地上走过——反正,猫的出没我估计目的不纯。这时就有很多灰喜鹊都来攻击它和吓唬它了。它们都盘旋在猫的附近空间,这猫也就灰溜溜的溜走了。
  看来,这灰喜鹊是群居的。但它们究竟是怎么呼应的,人并不知晓其奥秘。我从百度上查找它们,有介绍说灰喜鹊在中国是最著名的益鸟之一。它们是属于平原和低山鸟类,常见于道旁、山麓、住宅旁,也常在公园和风景区的稀疏树林中。它们常十余只或数十只一群,穿梭于树林间,不喜久留,似游击式活动,骤然成群飞向这里,又突然飞向别处。它不甚畏人,遇惊吓时一哄而散。它是食性杂的鸟类,但以动物性食物为主,主要吃半翅目的蝽象,鞘翅目的步行甲、金针虫、金花虫、金龟甲,以及食鳞翅目的螟蛾、枯叶蛾、夜蛾、膜翅目的蚂蚁、胡蜂,双翅目的家蝇、花蝇等昆虫及幼虫,兼食一些乔灌木的果实及种子。并说,这灰喜鹊和乌鸦一样,也是一种非常聪明的鸟类,在它进人的住房内盗食时,通常是两到三只在外警戒,其它的登堂入室,如果没有“危险”,则会轮流“享受”。它也和喜鹊一样,千百年来被人们视为吉祥之鸟,但和喜鹊一样的是,它们也是非常凶猛和极具攻击性的鸟类,经常盗吃其它鸟的小鸟及卵。说古人曾言 “维鹊有巢,维鸠居之”,就是指的它会侵占斑鸠的巢。另据介绍,灰喜鹊也是一种非常容易驯养的野生鸟类,养家了的灰喜鹊通常是不会“离家出走”的,这和其它鸟类有很大的不同。它们和人极亲近且能较好地领会人的意思,经过训练后能在果园、人工林内捕食种类害虫。据说在我国一些经济林较集中的地方,人工饲养灰喜鹊用来保护经济林成功的例子是很多的。网上的报道也很多,有讲它们护幼鸟攻击路人啄人的,也有讲它们被人救护养大护主人的,还有帮主任出摊儿的。看到这些人真是很激动了。
  是呀,灰喜鹊在这里做窝,我是想这大白猫并不足以对它构成威胁,或者说猫是没有多少必要来攀爬这树的。但是猫如果真明白这灰喜鹊的幼仔是在那里时,我以为猫上这树仍然有可能。只是它下树时是会充满危险的,毕竟这树也太高了点。猫在屋顶房穿梭飞串,是那样得心应手——我想最好它没有发现这个灰喜鹊巢才好。但灰喜鹊的幼鸟孵出,其发出的声音聪明的猫定会听到,设若灰喜鹊的幼鸟不幸掉到地上,那就命运不测了。现在灰喜鹊很霸道,一个在此做窝很多灰喜鹊都在护着这里,它们天天都要在这附近汇集,在房顶的太阳能热水器上,在人家防盗网上停歇着。一次我看到一只褐黑色的小中型的鸟在红椿树停留时,便遭到了灰喜鹊的攻击,那鸟叽的一声惊叫飞走了,从此再也不敢在这棵树落脚。而那鸟就是去年在对面这栋楼房西侧的爬山虎的叶子里做着窝那种鸟,以前我知道它们的名字,现在忽然忘了。
  这棵树,也常有画眉光临,可未见灰喜鹊的攻击。这是为什么呢?是不构成威胁吗,不得而知。本来这里也是斑鸠的停歇之处,可现在却是没有斑鸠的影子了。连附近的楼层也没有。而去年这棵树还是黄鹂的停歇之处,今年却没有见到它们的身影,不过远处是可以听到它们的声音了……
  是啊,这有些霸道的灰喜鹊让别的鸟却步了。可不管怎样,我多么希望这灰喜鹊今年能够成功哺育后代于这棵树。要是它们就一直在这棵树住下去,并把秘密一直隐藏在其中那是多好啊。那样就能给我以长久的神秘感,直至那冬天树叶落去。(作者:刘聪震)
                         2012-5-8